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上海已成全球金融要素市场最完备市场之一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郭鑫鹏 今天要讲的许智峰,他自封“斯文激进派”,却是名副其实的纵暴派大头目,他不仅鼓动街头骚乱、“阻差办公”,还抢咪、熄咪、抢文件、脚踢保安、熊抱女公务员……公然将流氓暴力之病传染到立法会,他不仅沉迷特权乱港行动,还是立法会多次骚乱的始作俑者。

上一回茶餐厅讲述了《谭文豪的苦瓜命和暴力相》,为多快好省地博上位,这名“暴力机师”不仅在航班上鼓动暴力骚乱,还以立法会议员身份亲赴街头掩护暴徒、阻止警察执法。沉迷特权乱港行动,企图通过反叛和暴力改变命运。

“纵暴派”的手法千篇一律,“纵暴派”人物却是千人千面。今天要讲的许智峰,他自封“斯文激进派”,却是名副其实的纵暴派大头目,他不仅鼓动街头骚乱、“阻差办公”,还抢咪、熄咪、抢文件、脚踢保安、熊抱女公务员……公然将流氓暴力之病传染到立法会,他不仅沉迷特权乱港行动,还是立法会多次骚乱的始作俑者。

袭路人扰警员,乱局之中频演“捉放曹”

许智峰生于1982年,毕业于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系。当选立法会议员后,他时常顶着“法律专家”的帽子,却行违法乱港之实。

2019年9月15日,继“抢咪”“熄咪”“脚踢保安”“熊抱女公务员”等种种恶行之后,许智峰“再下一城”。

许智峰擅自使用扬声器扰乱会场被逐离

当晚北角街头发生骚乱,警方严厉执法拘捕多名暴徒。许智峰登台亮相,他手持“大声公”向暴徒传授“脱身术”:呼吁暴徒保持沉默,不要回答警察的任何问题。

他的身份很快被一名警员揭穿。香港城市广播(CBC)所拍摄片段显示,警员质问许智峰,“(你)不是代表律师,你可以在这里为佢(被捕者)提供法律意见咩?”

面对警员义正辞严的追问,许智峰的嚣张气焰迅速消失,他老实承认自己并非律师,但对于立法会议员的真实身份却闪烁其词。

当场,他被香港警方以“阻差办公”的名义拘捕,成为第一个在暴乱现场被拘捕的立法会议员,他的“特权梦”遇挫。

多次街头暴乱中,许智峰频繁与警察争执并自恃“议员特权”,一度被警员以“你特权不在这里”,驳得哑口无言。

但是,许智峰仍沉迷于街头暴力。

港嘢君在上一章《谭文豪的苦瓜命与暴力相》讲过,2019年8月24日,谭文豪、许智峰等立法会议员鼓动九龙湾骚乱,导致20根智慧灯柱损坏,至少造成280万元公帑损失。

连日来,香港街头暴力仍在恶化。在许智峰、谭文豪、毛孟静等“纵暴派”议员的鼓动下,暴徒在港铁纵火、狂掷汽油弹、堵路破坏交通,他们已不满足于损坏公私财物,而是杀人害命,走向赤裸裸的暴恐之路。

2019年9月16日17时许,一名身穿蓝衣蓝裤的中年香港市民不满暴徒恶行,他勇敢地高喊“爱中国,我是中国人”。不料,当场遭到数十名黑衣暴徒的拳打脚踢,昏厥后仍被暴徒以雨伞等硬物戳击。

后经警方查实,这名49岁的男子在一家餐馆工作。送往玛丽医院后发现,该名受伤男子不仅面部骨折,多个脏器也受到损伤,一度生命危殆。

暴徒反华叛国之心昭然若揭,不惜以暴力手段排除政治异己。甚至,暴徒还以“莫须有”罪名袭击路人。当天,一名长相“酷似福建人”的路人在炮台山遭围殴,最后倒在一家快餐店门前。在北角,一名不会讲粤语的白衣男子也遭到袭击。

暴徒还专挑妇幼老弱下毒手。9月16日当晚,一名从湾仔下班的女子不满暴徒阻路,仅因为一句“阻放工”抱怨之语,就被暴徒打得头破血流。

“只系唔满意你哋行为就被打!”她坐在路边接受医护人员的包扎时,仍情绪激动地痛斥暴行。

这与许智峰等“纵暴派”发起的无差别暴恐袭击息息相关。当天,全港至少有10名无辜市民被打受伤送医。排除异己,殴打路人,香港各界普遍呼吁即刻启动《紧急法》止暴制乱,一名法官却上演“捉放曹”的老戏。

在被拘捕扣押38小时后,许智峰获释还反咬一口,他声称将通过法院对香港警方提出“入禀(上诉)索偿”。

抢话筒抢文件,“嗜抢成性”险丢议员席

许智峰缺乏议政能力,唯有暴力乱政才能延续他的政治生命。因此,他瘦削的身形不仅时常出现在街头暴乱中,他还是导致立法会多次骚乱的始作俑者。

2016年,与时任区议员萧嘉怡辩论会议程序时,许智峰恶狠狠地上前抢夺并关掉对方的话筒;2017年,立法会讨论是否关闭皇后大道邮政局时,许智峰故伎重演,他抢夺议员陈捷贵的麦克风,还导致肢体冲突、二人齐倒地;2018年,许智峰又冲击时年62岁的议员陈财喜,导致后者在混乱中受冲撞倒地。

许智峰生性好斗,并专挑女性和老弱下手,一言不合即上演“全武行”;他不仅“抢咪”,还抢文件、抢手机,甚至被民主党同僚斥责为“穿着西装的劫匪”“一头闯进立法会的野牛”。

许智峰已嗜抢成性。2019年4月11日,香港中西区区议会正在讨论地区团体的拨款申请议题,许智峰悄悄走到财务委员会主席李志恒的座位旁,不仅夺走了李的文件,还趁乱抱走民政处官员的投票箱。

直到李志恒等议员报警后,许智峰才不情愿地归还文件,但仍不肯归还投票箱。

许智峰还将街头政治中的流氓匪气带进立法会。2018年4月24日,立法会审议西九龙站口岸区“一地两检”草案。茶歇期间,许智峰在走廊里下手,他成功抢走了保安局一名行政主任的文件,还顺手夺走了她的一部手机。

这段恶形恶相被立法会的监控电视录下,也成为许智峰被起诉的铁证。监控画面显示,他悄悄尾随保安局行政主任梁诺施,趁机将对方推到墙角,动作犹如“熊抱”,迅速抢到文件和手机。其间,梁诺施一度想夺回手机,两人几次发生拉扯。

强抢得手后,许智峰迅速逃入男厕所。时隔大约16分钟,许智峰才离开男厕所,正巧遇到民主党主席胡志伟。在胡的呼唤下,许智峰才依依不舍地将手机交给运房局政治助理符传富。

原来,他利用躲避在厕所的时间,已将手机中的文件发送出去。警方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被抢夺手机有5项电邮发送记录,收件地址正是许智峰的私人电子邮箱:huichingfung@gmail.com。

一时,许智峰成为过街老鼠,甚至连民主党人都声言耻辱。2018年4月26日,民主党中委会全票通过对许智峰的处理办法,决定冻结其党籍,党主席胡志伟携涂谨申等四名议员向公众鞠躬道歉。

民主党“甩锅”,许智峰只好委曲求全。他先是在电台节目中辩解,只是“用自己方法”记下手机中的资料而已;面对立法会上的质询,他又可怜巴巴地乞求“不要难为我吧”。

许智峰自封“峰鸽”,却隐藏着一颗鹰犬之心,对强抢暴行并无悔意。2018年8月23日,多名香港市民自发到许智峰位于筲箕湾的议员办事处集会,抗议许智峰抢手机行为侮辱女性,并递交抗议信。迷途难返的许智峰,当场纵容一名职员将抗议信撕毁。

许智峰在舆论压力下勉强低头认错

2018年10月4日立法会上,许智峰破口大骂议员陈学锋“小学鸡”,还径直走向主席台撞跌对方,导致两人双双倒地。

许智峰又反咬一口,指责陈学锋“伸脚拦倒自己”。但监控画面显示,许智峰是被会场的叉电线绊倒。

“有干劲有操守”?谁让“峰病”传染立法会

许智峰恶行昭著、神憎鬼厌,连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都呼吁民主党“大义灭亲”。就在“峰抢手机”案后,不论来自泛民阵营还是建制派,几乎所有女性议员都暂时放弃派别之争,包括民主党议员黄碧云、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都怒斥许智峰的猥亵之举,“以女性角度看,许智峰的行为很不恰当及粗暴”。

按照相关程序,谴责动议可由议员以议案方式提交立法会,倘若得到在席三分二议员的支持,许智峰将被褫夺议员资格。

港嘢君在《毛孟静的变脸与开屏》一章讲过,毛孟静曾袒护梁颂恒、游蕙祯、郑松泰等多名年轻的乱港分子。对于声名狼藉的许智峰,毛孟静与黎智英、戴耀廷等港独大佬,还是决定出来“护犊子”。

“许智峰也是基督徒,知道他正面对很大压力。”2018年4月26日晚,戴耀廷在一个宗教活动上呼吁教徒“为许智峰祈祷”。对于许的恶行,时常将“香港良心”挂在嘴边的戴耀廷只字不提。

民主党议员许智峰及吴兆康不止一次在区议会内搞事滋扰

壹传媒老板黎智英也跳出来辩解许智峰“系一时冲动的卤莽行动”。他还倒打一耙,指责建制派要将“峰抢手机”变成“DQ(褫夺)议席的滔天大罪”。

许智峰正是黎智英早年布下的一枚棋子。2016年立法会换届选举前夕,黎智英曾出资摄制宣传片,公开为许智峰拉选票,并大赞许智峰“有干劲有操守”。

这段旧案被曝光后,黎智英被香港网民揶揄“有眼无珠”。不过,既然“肥佬黎”有心护犊,黄之锋、区诺轩、罗冠聪、岑敖晖等马前卒也纷纷站出来死撑许智峰。

民主党也一面“冻结党籍”,一面暗度陈仓,仍允许许智峰以民主党议员身份出席各类活动。民主党还祭出“拖”字诀,民主党中委先将“球”推给纪委,纪委则声称要待“司法程序有结果”。

2018年10月16日,香港警方正式起诉许智峰犯有三宗罪,包括普通袭击、有犯罪或不诚实意图取用电脑,以及阻碍公职人员执行公务。经过漫长的法律角逐,一家法院在2019年5月判令:许智峰罚款3800港元,以及240小时的社会服务令。

“被民主党惯坏的孩子。”香港时事评论员陈凤尖锐批评民主党等包庇纵容许智峰。

2010年以来,风极一时的民主党就已失去公义,不仅公然抢夺女公务员的手机者有之,还不乏好色之徒,总干事陈家伟就因嫖娼而辞职退党。

犹如恶性传染病一般,种种“恶癖”被乱港议员带入立法会,暴力迅速成为立法会上的“风土病”。2018年6月13日,立法会审议高铁一地两检条例草案期间,林卓廷、尹兆坚公然破坏会议秩序。其间,二人又与保安员发生碰撞,导致保安员受伤。

许智峰(红圈)在立法会拉扯扭打保安人员

2019年5月9日,民主党主席胡志伟也“染病”了,他收起翩翩君子的假面孔,对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恶语相向,“你不死也没有用,八婆”。

巧投机善敛财,“峰鸽”假斯文面目扫地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上梁不正下梁歪。许智峰在政途上深受黎智英、胡志伟等港独大佬的提携,并深受家庭影响。

许智峰自幼在屯门大兴邨长大,他的父亲退休前任职于香港蔬菜统营处,负责香港本地农产品之统销服务与支援服务。

许父被香港媒体爆料对菜贩颇为“苛刻”。他退休后仍利用与菜贩群体的工作关系,为儿子许智峰拉选票。

进入立法会,毕竟是晋身香港上流社会的快捷通道。2017年6月,许智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自述“家境一般”,他在加拿大读书时常到华人餐馆“做楼面”,寒暑假时从未返港探亲,连国际长途电话都要谨慎使用,与父母唯一沟通渠道就是电子邮件。

三次选战中,许父都陪伴许智峰。许智峰也善于抓住每一个政治机会。1999年的一次社会活动中,许智峰有意结识一名民主党中环区议员,随即加入民主党。

毕业后,许智峰又得到区议员党友的引荐,进入民主党立法会议员研究部,从事政策研究。2011年,时任民主党中环区议员阮品强不再寻求连任。他敏锐地感觉到机会来了,最终成功当选区议员。

许智峰善于利用政治资源。他中学就读屯门仁爱堂田家炳中学,与时任训导主任、教育评议会副主席何汉权有一面之缘:一次,他因头发太长而被何汉权捉入厕所剪头发。

选战时,许智峰多次讲述与何汉权这段剪发渊源。当时,何汉权已是香港教育界名流,以何先生的弟子自居,是重要政治加分项。

初中时,许智峰就是个狂热的足球迷。的确,许智峰的从政风格,尤其深受发源于英国的“流氓足球”文化影响。但是,许智峰却以“斯文激进派”自居。

“我相信斯文讲道理的威力。抗争路线难免被人感到激进,但我主张非暴力的行动,所以不能‘掟蕉’、讲粗言、动粗喧闹,要以合乎于礼、合乎于法规的方式进行。”2014年4月,许智峰对香港媒体大谈“斯文”,并暗讽黄毓民“掟蕉”——向不同政见者投掷香蕉。

乱港势力内部相互攻讦杀伐,虚伪、贪财、暴戾恣睢的一张张市井流氓嘴脸,跃然纸上。

自幼与小商小贩打交道很多,养成了许智峰锱铢必较、贪婪成性的习惯。2015年底,他将立法会实报实销的津贴分发给三名下属职员,来自纳税人的财物居然成为私家“花红”。

这段丑闻曝光后,许智峰只好向公众致歉,又拿出等额的政治献金捐给关爱基金,这才平息众怒。

但是,许智峰仍不放过任何揩油的机会。2018年10月,许智峰又被曝涉嫌滥用公共资源,他涉嫌将立法会议员办事处私自提供给非议员使用,被指利用公帑、公共资源去补贴所在的民主党。

作者:陶剑

首页 - https://rzgoo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