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苏丹过渡军事委员会主席辞职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沈明威

9月7日,针对暴走漫画解散的传言,《暴走大事件》主持人王尼玛在微博否认了解散一说,并称“暴走大事件第七季见”。虽然暴走漫画方面否认了解散的消息,但不可否认的是,近年来暴走漫画确实略显低迷。从获得天使轮融资起,七年间,暴走漫画一度成为资本市场上备受青睐的对象,估值达40亿元。然而从去年开始,暴走漫画先是因内容违规触犯红线,随后出品的动画电影《未来机器城》也仅以1684.5万元的票房收场。在多元化竞争激烈的当下,曾经的资本宠儿暴走漫画也面临着生命力消退的隐忧。

否认解散传闻

9月8日,认证为暴走漫画主编、《暴走大事件》主持人的“王尼玛”在知乎“如何看待暴走大事件在2019年9月6日正式完结?”的问题中进行了回答:“从《暴走大事件》复更以来,我们确实遇到许多磨难,一是长视频似乎不再适应这个年代,二是大事件的抓手和嗨点要进化,在‘想要变得更好’的心情下着急每周没命地赶稿,导致编剧团队的头发总量越来越少,创作能力下降。不过呢,这些磨难还击不垮我们。所以这次停更,对节目的战略调整大于不做了的念头。从早上开到刚才的这个内部会议就是商量第七季以及暴走之后的走向。”

风波始于两天前。9月6日,暴走漫画出品的《暴走大事件》推出第六季最后一期,在最后一期的节目中,暴走团队为节目主持人王尼玛举行了一场盛大的葬礼,这一设计也被外界解读为暴走团队的解散。

此外,8月27日,暴走漫画员工发布的一条纪念暴走漫画的短视频也显示,暴走漫画已经拍完了最后一期暴走大事件,大部分员工已找到新的工作,暴走漫画中除了暴走玩啥游戏被接盘外,所有节目都会停播。但随后,该条视频被删除。

一时间,关于暴走团队解散的消息开始在网上蔓延。王尼玛不得不亲自发微博表态否认解散一说,并表示“暴走大事件第七季见”。

对于暴走漫画的解散传闻和目前的运营状况,北京商报记者联系暴走漫画方面,但截至发稿对方未予以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App Store的更新数据显示,暴走漫画App上一次版本更新时间为5个月前,但目前暴走漫画App中一片空白,北京商报记者试图登录该款App却显示“服务端校验出错”,但PC端的官网仍可正常使用。

风波不断转型失败

暴走漫画也曾红极一时,据暴走漫画官网显示,暴走漫画背后公司西安摩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于2008年成立工作室之时,便开始打造动漫产品,并在2012年成立上海暴走科技有限公司,陆续在北京、深圳设有分公司办事处。而真正让暴走漫画火起来的则是其推出的一档集新闻、综艺为一体的脱口秀节目《暴走大事件》,其轻松幽默的讽刺手法吸引一票粉丝,暴走漫画视频产品总点击量曾达100亿次,拥有各平台粉丝2.4亿。

转折点出现在2018年。当年5月,一则视频把暴走漫画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该视频中包含了戏谑董存瑞烈士和叶挺烈士的内容。由于视频内容触犯《英雄烈士保护法》、《网络安全法》等法律法规的要求,今日头条、新浪微博等平台相继宣布封禁暴走漫画。虽然暴走漫画对此进行了公开道歉并进行了一系列整改下架处理,但暴走漫画却难再现往日的辉煌。

暴走漫画早已经显现出大厦将倾的态势。融资暂停时,暴走漫画的内部管理就曾被指出存在问题,多位演员出走之外,2018年8月,“唐马儒”的扮演者李迪还在微博发表长文《我不是唐马儒》,并称,“暴走漫画的合同规定内容更像是一纸卖身契,要求必须听从暴走漫画的一切安排,从形象到自己的生活都要服从暴走漫画的指挥”,这也引发不小的争议。其中观众许先生表示,“虽然这些事件众说纷纭,但确实影响到暴走漫画在自己心里的形象,再加上侮辱烈士等争议事件,之后看得越来越少”。

在此背景之下,暴走团队开始向动画电影进军,出品了由漫画改编的动画电影《暴走吧!失忆超人》(后更名为《未来机器城》),该影片曾以3000万美元的价格被Netflix买下海外发行权,但国内票房却表现得不温不火,据猫眼电影专业版显示,《未来机器城》的票房为1684.5万元。

在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看来,“由于单一内容规模提升具有一定的局限性,且流量、广告都面临着增量的天花板,跨界已经成为了当下文娱产业发展的常态。但跨界并非易事,一方面企业要继续挖掘原有IP的价值,另一方面还要面临着新领域中各类风险的考验”。

跑得快更需跑得稳

暴走漫画的高人气一度引发诸多资本的青睐。据天眼查显示,暴走漫画已完成五轮融资。D轮融资在2017年8月,彼时暴走漫画的估值已接近40亿元。

但资本的频频注目却在2017年画下终止键。刘德良表示,一般而言,一家内容企业的市场估值均为几十亿元,即便是从上市公司的角度来看,也极少有内容类公司能实现几百亿元的估值。事实上,内容类企业进行到D轮融资已经说明即将开始上市准备了,但是在市场环境不景气的当下,内容类企业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再加之暴走漫画近年来的风波不断,迟迟未能实现商业模式上的突破,使得不少资本方对暴走漫画的投资十分谨慎。

至于未来,在影视传媒行业分析师曾荣看来,暴走漫画目前面临的挑战是多方面的,“从环境来看,监管力度越来越强;从市场的角度,入局者不断增加,市场竞争加剧;而在观众层面,越来越多的选择提高了对作品的标准和需求。但最关键的是,暴走漫画需要面对自身产生的挑战,内容能否再获得观众的认可”。

刘德良认为,由自媒体起家的内容平台都面临着内容监管的考验,尤其是在审查严格和竞争激烈的当下,无论是相关法律还是普通读者都对内容审查越来越严格。由于单一内容增值空间具有局限性和不确定性,大多数内容企业在发展进入成熟期后都会走上孵化和聚合的道路,这个选择无疑是正确的,但在培育新项目时,应考虑自身能力与资源是否匹配,推出新项目的时间是否与社会消费需求相匹配,这都是暴走团队内部需要考虑的问题。北京商报记者 郑蕊 宗泳杉

(责任编辑:魏京婷)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rzgood.com